梅品雪

叶公好龙,勾亦写龙,凿亦写龙。

房产税,遗产税没有私产,哪有私税。姓资姓社可以不争,但私有产权制度必须明确。众多国企以公有的名义私分私占,众多政府官员以公桥公路的名目终饱私囊。芝加哥大学的科斯高见,产权明晰可以降低交易成本,两千年前的孟子说,无恒产者无恒心,因为无恒心者无效律。

评论

热度(2)